everlasting

【凌赵】凌大院长和小赵医生

https://shimo.im/docs/HGVGCjkdD8WtYT6x/ 《【凌赵】》



再试一次!这老福特要干嘛啊!我没开车,真没开,我倒想开,可是不会啊……

连石墨也挂了?谁能告诉我我做错什么了

[凌赵]凌大院长和小赵医生

【凌赵】

凌院长的春风得意不过是过眼云烟,海市蜃楼,昙花一现,天亮了,梦就醒了。

对于小赵医生昨晚后来的表现,凌远很满意,很受用,可是那是有时效性的,太阳公公一上班,那个千依百顺懂事听话温柔体贴的赵启平就被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带走了, 剩下的这个。。。还是不说了, 毕竟这才是他最熟悉的爱人,都混了这么多年了,要都像昨晚那款的小赵医生,凌大院长也许,不是,是肯定会趁午间休息的时间找心理医生好好咨询一下,又或者托上海的朋友打听打听赵启平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怪病。


“亲爱的,衬衫还没烫啊,还有裤子,有褶子我不穿,你懂的,快!要迟到了,你绣花呢!”

“宝儿,你急吼吼的把我东西都搬过来了,你晚上得负责给我整,诶,我袜子怎么少了一只!你居然没给我烫袜子!”

“凌大脑袋!你还敢喝咖啡!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个咖啡机,你不要命了呀!”

“。。。平平,我给你煮的。”

。。。。。


“你说, 咱院里都知道了吗?” 终于收拾的干净体面,俩人一块开车上班, 赵启平坐在副驾驶上,一边刷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和凌远聊天, 

“被你这么一折腾,不知道的不是聋子就是瞎子,” 凌远很无奈的回答, 想想自己曾经的威严,估计已经所剩无几,看来在不久的将来, 雷霆手段是要考虑用一用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叫被我折腾的,昨天在大门口散德行的是我?” 赵启平才不被这个锅,眼刀一扫,“我表妹接我去吃个饭,瞧把你急得那三孙子样!出息!”

“你大爷!信不信我现在掉头回家接着收拾你!反正我这个院长也被你黑到底了, 我今儿还就不早朝了!什么时候你老实了咱什么时候出门!” 凌远说话真的就打了左闪灯要掉头,气哼哼的样子一点也不像那个泰山压顶不弯腰的凌大院长,

“好哥哥,好哥哥,饶了我吧,咱脸面什么的都可以不要,病人得管吧,人命得救吧,真弄出什么篓子,我们这对狗男男还不得被病人家属生劈了都不解恨,” 小赵医生很识相的先服了个软,一脸谄媚的安抚这个暴躁的凌大院长,心里那白眼都要翻得背过去了, 就你凌远这点起子,吓唬谁呢!


医院依旧忙忙碌碌,和昨天没有什么两样,手下的大小医生护士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仿佛昨天的事根本没有没有发生。早会上大家还和往日一般严格谨慎,看院长的眼神也是毕恭毕敬,充满敬畏,对院长的指示还是一贯的服从没有异议,凌远甚至竭力想从他们的眼神中挑出一丝丝的戏谑都没能如愿。”好吧,这样最好“,凌远心想,“否则别说奖金,工资都给你们扣得只能吃白饭!”


然而在凌院长看不见的那些地方,八卦的星火早就已经燃成了燎原之势,不可收拾。另一个男猪脚可不像凌院长那么被人惧怕,虽然小赵医生昨天才入职,不过那点陌生的小尴尬和眼下这个大香瓜比起来,能算啥?

走过路过的,有意无意的,手机摆一摆,手指动一动, 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院长的瓜,死了都要吃!


“小赵主任认真工作的样子太迷人了!”

“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

“他看手机了, 是不是老凌啊?”

“肯定是, 跟你说,就我们院长这号的,平时一本正经,对心上人肯定好得不得了, 霸道总裁知道吧。”

“我们老凌在开会啦!你们不要乱说。”

“开会的时候偷偷关心小赵主任,不行啊?”

“行行行,脑补就酥skr了。。。”

“我跟你们说,早上他们一起来的,我刚好路过, 我的妈呀,知道什么叫春光明媚吧,知道什么叫光彩夺目吧。。”

“那叫亮瞎狗眼好吧!”

“你们才是狗呢。”

。。。。。。


上午的门诊终于结束,小赵医生一边收拾桌面一面认真的盘算要不要找院长大人开开后门,让他早点上手术。按规定, 这第一周他主要门诊,手术只排了三台, 这对赵启平这个”台花’来说堪比受刑。反正全院都已经知道他和院长什么关系了,搞个特殊能怎样, 他小赵医生的技术摆在面上,不用来做手术才是浪费!就是不知道那位吃软还是吃硬了,毕竟某些人铁面无私的时候,那副嘴脸,亲爹妈都不待见!


“小赵主任,” 一个小护士出现在门口,脸上写满了谄媚以及暧昧,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冒着贼光,“一起去吃饭呗, 院长去卫生局了, 一会儿才回来,你别饿着肚子等他。”

换了是别人, 赵启平这会儿一定想个理由拒绝了, 可是谁让这个小护士是凌欢呢, 就算知道她肚子里没装好水, 也只能随她去了。


一路上被凌欢挽着并且受到了几乎所有的注视的赵启平到了食堂才发现, 等待他的原来是还真是一帮牛鬼蛇神。

韦三牛,秦老虎,李睿, 这个小团体,还真一个都不少。

饭都已经给他打好了, 看来中午他的任务也别的, 老老实实提供八卦素材就对了, 也不知道凌大头什么时候回来。赵启平头皮有点发麻,一闭眼,拼了!

他赵启平又不是吃素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为寇,几个回合下来,素材嘛或多或少给了一点, 凌远的破事倒是收获了一箩筐, 什么儿科的林主任从上学的时候就暗搓搓的追求啊, 妇科的苏医生从小就立誓非凌远不嫁, 凌远一开口,宁愿放弃国外优厚条件回来为他效死力,某几个白衣天使天天看着院长的照片下饭,更有几个被活生生的掰成了方便面。。。。。。

很好,白开水的日子过起来有什么意思,这点佐料,只要用的好,足都够调剂很长一段了。

凌欢彻彻底底收为了自己人,家里二老那关小姨子拍着胸脯保证为他保驾护航, 剩下几个也投了缘,赵启平对自己的表现和今后工作生活表示出无比的信心。


越聊越欢, 越聊人越多,赵启平发现平时看上去很正经的同事们原来都是假正经, 这么多破事难为他们都记在心里, 凌远啊凌远, 你说你是多招人恨啊。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转眼即逝,院座回銮,牛鬼蛇神当即作鸟兽散状, 原地只留下了一个认真扒饭的小赵医生。

凌远远远的就看见他家小医生被这帮好事的家伙众星捧月般的围着叽叽喳喳个不停,一个个神采飞扬,就像吃了兴奋剂似的干劲十足。凌远无可奈何的摇头, 心里仔细的盘算着该怎么把这帮家伙的奖金扣的一毛不剩。

“饭都凉透了还吃,下午当心胃疼!也不知道先把饭吃了,” 凌远走到近前,居高临下瞪了赵启平和他面前那份几乎没怎么吃的饭一眼,“聊什么了?这么专注。”

“你吃了吗?要不我再给你打一份?” 小赵医生笑得甜,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凌远就算有天大的火气都化成乌有了,

“我吃了,你快点吃, 吃完上我那儿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


“赵启平!我看你往哪儿跑!”

凌大院长后来拿这段往事消遣了小赵医生好长一段时间,当时赵启平的反应简直就像一个逃课的小学生被班主任抓了现行,跑也跑不了, 束手就擒又不甘心。

本来正要享受一把特权到院长办公室歇午的小赵医生才刚跟凌大院长走出食堂, 迎面一个娇小玲珑又霸气十足的姑娘稳稳的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熊熊燃烧的怒火足可以把这个医院都点了。

赵启平觉得后背的汗毛的竖起来了, 既是为对面居然阴魂不散跟到帝都的此时大有跟他同归于尽的架势的曲筱筱,更是为在他身边这位好似正在积聚力量随时准备磅礴而出的火山熔岩的凌大院长。男人突然晕过去有说服力吗?

再醒来的时候装失忆能不能逃过一劫?

之前骗凌远做决定的女友是假的, 可眼前这段实打实桃花劫可怎么解决啊!


“赵启平, 我看你跑, 你跑到天涯海角姑奶奶也能找到你!”

“小曲, 别闹了,好说好散嘛,再说我们本来也没怎么样啊,哎, 我跟你说,这是我们领导,你这样多不好。” 赵启平示意边上凌大院长的存在,硬着头皮给自己求一条生存的途径,

曲筱筱看了一眼凌远,尤其是胸牌上明晃晃的院长二字,表情从恶狠狠瞬间变成了可怜兮兮, 她也是人精,喜欢赵启平,可以用任何手段,但是影响了他的工作就等于给自判了死刑,这么缺心眼的事她曲筱筱才不干呢,

“院长,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很失态,是我的错,您千万不要怪找医生哦。赵医生是我男朋友,我们之间有误会,他来北京工作,我之前不知道,打听到消息我就一路追过来,我在门口特意等到午休时间才进来,就是怕影响他正常工作,他事先不知道的。”

“我不介意!你们继续,” 凌远笑着一摊手,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双手抱胸继续看戏。

“我不是你男朋友。。。” 小赵主任苦苦挣扎,凌远脸上挂着的一字笑,让赵启平觉得大事不妙了,

“你闭嘴!赵启平!我追了你那么久,那天晚上在酒吧,你明明亲了我,我确定你是喜欢我的, 可是第二天你扭头就不认了,赵启平,你涮姑奶奶玩啊!还什么你有女朋友了,在哪儿呢,在哪儿呢,你带出来我看看,看到了我就死心!你个大骗子, 我找人查过,你根本就没有!” 

“小曲,好吧,我是骗你,我却是没有女朋友,事实是,我有男朋友。”小赵主任叹口气,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虽然咋咋唬唬风风火火有的时候让人避之唯恐不及但是实际上却是很善良温暖的姑娘,他承认,在这个姑娘强大的攻势下,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要沦陷了,哎, 谁让那个大头已经把他所有爱情的道路都堵满了呢,否则还真不好说了。赵启平想推心置腹,再怎么雕饰的谎言也没有看上去很荒唐的实话来的有说服力,他真心希望曲筱筱不要再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早点解脱各自安好。

“我靠!赵启平,你妹啊!姑奶奶就这么差劲,你居然为了甩我连这招都用上了!好,你带我看男朋友在哪儿,你要是拿不出来,你信不信我找人真把你掰弯啦!” 曲筱筱是真的气疯了,赵启平的肺腑之言在她耳朵里此时就是她人生的奇耻大辱。

赵启平扭曲的脸都要变形了,再这么闹下去肯定又得全院皆知,他是来行医的又不是卖瓜!他不停的給凌远使眼色,希望早点结束这场闹剧,可怎奈这大头就是不予理会,而且越笑越深,摆好姿势要将好戏观赏到底。


此时,一个完全没有危险意识,急匆匆的抱着一堆文件的李睿主任出现在了小赵医生的视线范围。


恶从胆边生,说的就是此时的赵启平!

“我去你的凌大头,我让你看戏!你就好好看着!” 


李睿同志发誓他是真的有事才去找院座!

李睿同志发誓他真的一颗红心只向着他所热爱的医疗事业!

李睿同志发誓他对男人,再好看的男人也没有一点兴趣!

然而,当他这个月末,看到自己的奖金为零时候,他第一次明白什么叫莫须有, 他终于能真切的体会到风波亭里的岳元帅当年是何等的憋屈!

“我真的什么也没干啊!”


不管谁出面,怎么问,李睿就是一个字也不肯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说啊,说什么啊,说他好好的拿着刚写出来的上月关于缩短住院日的试行总结来找院长汇报,突然就被赵启平拉住狠狠的来了一个深吻?说他被亲的时候被他奉为天人一般的主公就在边上看着? 说他被非礼以后,非但没人替他主持公道,反而被他的主公揍了一个乌眼青?!

李主任没脸说,连想都不想再想起!

这是神仙打架啊!


后来, 哪儿有什么后来?

曲筱筱抛下一句,“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你!”, 然后就潇洒的走了,一去不回头。

看了一场好戏,后来又突然被气的七窍生烟,盛怒之下只能揍了一顿最无辜的李主任解气的凌大院长,面色铁青的拖着脸色同样黑得像锅底的小赵医生回了办公室。

现场只剩下一个李主任,捂着脸压着肚子坐在冰冷的地板上,随风凌乱。。。


“你刚才什么意思啊,就想看我出丑是吧!还是凌大院长根本就不想和我扯上关系?” 一进办公室,小赵医生就再也压不住了, 一把把凌大院长推到墙上, 眼里冒着熊熊怒火,他一点也不介意下午上班的时候自己和凌远脸上都挂上彩,在这医院,才两天,他赵启平算是把一辈子没出过的洋相都出了一遍, 在多一些又有何妨!

“是你不想和我扯上关系吧,那姑娘怎么回事,赵启平你一个人的时候生活很精彩嘛, 你老实说你来北京就是来躲桃花的吧,现在你清静了,是不是又可以开始追求新目标了?李睿不错嘛,要不我帮你牵线搭桥?!” 比起赵启平,现在的凌远已然崩溃,他已经不惜用最恶毒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了。要说刚才,凌远倒是真的一点也没介意曲筱筱的胡闹, 这种小插曲在他们漫长的过往中早就见怪不怪了,不相信赵启平就是轻视他凌远自己,没理会赵启平那纯属是等着赵启平自己把他供出来,那种正牌男友亮相的骄傲,他以前没尝过,今天不妨让自己惊艳一回。可是没想到啊, 后来的转折真的太意外了!这要是忍了,他凌远干脆出家算了!赵启平这个小兔崽子!不给你点颜色看还活什么大劲儿!


“你混蛋!” 

眼看赵启平直奔面门的拳头,凌远毫不示弱的迎面截下,面无表情的一拉一带把炸毛的家伙反身狠狠的压在了墙上, 

“再在我面前挑衅一次,我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的混蛋!”

“大不了分手,一了百了!” 赵启平使出全力把凌远推开,指着凌远,目光里带着狠戾,“凌远我特么早受够了,十年,凌远你很享受这种若即若离,距离让你很快乐,但是,我够了!我不管你处于什么心态,今天你站在边上冷眼旁观的态度就是我心里的一根刺,这根刺扎了我十年了。我已经做不出当初那种游戏人间的潇洒模样,我告诉自己我要给自己留退路,我要过正常的生活,可是我没有办法,曲筱筱,要是没有你,我会和她在一起,但是你个混蛋,你就在我心里!你叫我怎么办!你问我为什么突然就来了,因为我要给自己一个结果。那天我回家,你已经走了,我看着你为我填满的冰箱,收拾好的房间,烫好的衣服,我知道我必须做决定了!我不在乎身败名裂,被人说三道四,甚至当不当医生我都无所谓,凌远,我就问你,我做到这步,你敢不敢接住我和我一起!”

凌远盯着眼前怒到极至的爱人,赵启平的话一字一句的落到了自己的心上,原来赵启平是个傻子, 他凌远更是!

“平平,要按我的心意,当初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把你栓在我身边。这些年,越过我越怕,我多希望我每天都能看你和你在一起,可是我怕啊,我怕我一旦开口你就会逃开。我给你自由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你。你真的不知道,昨天,我有多恐惧后来又有多开心, 平平, 咱俩不要再误会彼此了好吗。刚才,对不起,我任性了,我只想等着你走过来,平平,我也想要那种正大光明的喜悦。。。”

“你个笨蛋。。。”


“金老师,什么事?哦,下个月医疗下乡的名单? 我看了,基本同意, 不过我想应该把李睿放进去,年轻人嘛,得多锻炼啊!”

激情过后,恢复理智继而一本正经的凌大院长, 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接电话,旁边的小赵医生,才鼓足勇气起身找衣服,被这短短的几句话笑得又跌回了沙发。凌大院长看着那处活、色、生、香,眼神黯了暗,

太影响工作了!这也太影响工作了


前文请点

http://ultrame.lofter.com/post/1d8ecb3d_12c846bc2